您当前的位置 : 茌平新闻网 > 人文地理 >

多情有才的大诗人元稹 ,在历史上评价如何?

时间:2020-04-08 15:30 作者:茌平新闻网 来源: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元稹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首脍炙人口、流传千年的诗出自唐代大诗人元稹创作的一组悼亡绝句《离思五首》,元稹的离思五首,都是为了追悼亡妻韦丛而作。韦丛20岁时下嫁元稹,其时元稹尚无功名,婚后颇受贫困之苦,而她无半分怨言,无怨无悔地伴着他,直到七年后病逝。作为唐代著名的诗人、文学家,元稹的创作以诗成就最大,仅现存的诗就有八百三十余首之多,其代表作有传奇《莺莺传》、诗《菊花》、《离思五首》等。元稹自幼聪明机智过人,少时即有才名,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并结为终生诗友,二人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诗作号为“元和体”。但是元稹在政治上并不得意,虽然一度官至宰相,他的仕途却是起落落落落,升贬贬贬贬,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但另一方面,也正是用诗歌,元稹俘获了一个个女性的芳心,使她们对他痴情以待,但元稹的情感生活似乎并不像他诗中写的那样忠诚专一,殊不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元稹,河南府东都洛阳人,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十五岁的元稹以明两经擢第。及第之初的元稹因一直无官做,闲居于京城,但他没有终止勤奋学习,而是博览群书,开始大量作诗。贞元十九年(803年),二十五岁的元稹与大他八岁的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并入秘书省任校书郎,从此二人成为生死不渝的好友。这时,元稹正值风华正茂,才华横溢,自然就把终身大事提上了日程。元稹授校书郎后不久便娶刑部员外郎、封京兆尹的韦夏卿之女韦丛为妻,韦夏卿坚信才华横溢的元稹会有大好前程,元稹则认为可以借助这桩婚姻出人头地。婚后的韦丛与元稹恩爱百般,同甘共苦,两情甚笃,韦丛不仅贤惠端庄、通晓诗文,还不好富贵,不慕虚荣,在元稹不得志的时候,无怨无悔地陪伴着他。

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28岁的元稹应制“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考试,元稹为第一名,授左拾遗,职位为8品。但奉职勤恳的元稹因为锋芒太露,触犯权贵,反而引起了朝臣们的不满,在当上左拾遗仅半年后就被贬为河南县尉,直到三年后才被重新提拔为监察御史。也正是在这一年他的妻子韦丛病逝,时年仅二十七岁(七年生了6个孩子,去世原因可能为产后大出血)。失去妻子的元稹又因得罪宦官仇士良、刘士元等人而被唐宪宗以“元稹轻树威,失宪臣体”为由,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从此开始了他困顿州郡十余年的贬谪生活。随即白居易也贬为江州司马,元稹移通州司马。在通州任上,他完成了最具影响力的乐府诗歌《连昌宫词》和与白居易酬唱之作180余首。元和十四年冬(819年),在元稹的江陵旧识、大太监崔潭峻的极力推荐之下,唐宪宗召元稹回京,授膳部员外郎。宰相令狐楚对其诗文深为赞赏,“以为今代之鲍、谢也”。

image.png

次年元稹授祠部郎中、知制诰。唐穆宗此时已喜爱上元稹的诗歌,因而特别器重于他,经常召见,语及兵赋及西北边事,令其筹画。数月后,元稹被擢为中书舍人,翰林承旨学士,与已在翰林院的李德裕、李绅俱以学识才艺闻名,时称“三俊”,这一时期正是他仕途之中最为得意之时。在迅速升迁的同时,元稹陷入了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漩涡,为了在朝中得到更多的权势,时任翰林学士的元稹勾结穆宗身边的近侍,谋求充任宰相,天下人都说元稹恃宠迷乱穆宗视听。元和十六年(821年),在穆宗的支持下元稹终于如愿以偿的登上相位,但不到三个月,又因为权贵排挤,元稹再次外放近十年,之后历任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等职。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九月,元稹入朝为尚书左丞。身居要职,有了兴利除弊的条件,他又恢复了为谏官时之锐气,决心整顿政府官员,肃清吏治,然而因元稹素无操行,人心不服,很快就在朝中又受到排挤,出为检校户部尚书,兼鄂州刺史、武昌军节度使。大和五年(831年)七月,元稹暴病,一日后便在镇署去世,时年五十三岁,死后追赠尚书右仆射,白居易为其撰写了墓志。

元稹的一生中出现过众多的女性。元稹的原配夫人是韦丛,但在娶韦氏之前元稹曾与一女子颇有私情并私定终身,此女便是崔莺莺。唐贞元十五年(799年),元稹到蒲州任小职,与其母系远亲崔姓之少女即后来传奇小说《莺莺传》中的崔莺莺恋爱。崔莺莺才貌双全,而且家中富有,但毕竟没有权势,这与元稹理想中的婚姻存在很大距离,他相要的是能够为自己的仕途铺路,助自己青云直上婚姻。与崔莺莺相恋后的次年,元稹再赴京应试,在这次应试中,他得到了刑部员外郎、封京兆尹的韦夏卿的赏识,在与韦门子弟交游之时,他得知韦夏卿之女韦丛尚未许配与人,于是意识到这是一个走门路、攀高枝的绝好机会。求官心切的元稹考虑到崔莺莺虽然才貌双全,但对他的仕途进取没有多大帮助,所以权衡得失,遂对莺莺始乱终弃而娶了韦丛。

image.png

多年以后,元稹以自己的初恋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小说中的张生就是元稹,莺莺就是元稹曾经的恋人,元稹为了攀附权贵,最后娶了豪门望族的女子,而抛弃了昔日的恋人。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韦丛20岁时下嫁元稹,婚后两人恩爱百般,同甘共苦,两情甚笃,在元稹不得志的时候,韦丛无怨无悔地伴着他,直到七年后离世,时年仅二十七岁。韦丛亡故,元稹写出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著名诗句,语言幻美,意境朦胧,在历代悼亡诗里更是首屈一指。但风流之人的本性却是不会变的,元稹的风流便是一旦与一名女子交往时便全身心投入,但是他也能迅速抽身,从不拖泥带水,顶多心里会留着遗憾而已。

韦丛去世不久,他就在任职地四川认识了蜀中才女薛涛(也是唐朝四大女诗人之一)。当时元稹三十一岁,薛涛四十二岁。两人皆是才子才女,见面之后就有心心相惜之意,薛涛更是疯狂的爱上了元稹,回去就写了一首爱意深切的《池上双鸟》给元稹,诗云:“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元稹也写下了“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的句子给薛涛,可是元稹在蜀地待不了多久,他与薛涛不过是三个月的露水情缘,他也绝不会娶一个对自己仕途无益的乐妓,何况对方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与薛涛的感情对于他这个大才子也只不过是蜀中生活的风流韵事而已。元稹离蜀返京之际,薛涛写了一首《送友人》:“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元稹则写了一首《寄赠薛涛》:“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与元稹初恋情人的结局雷同,两人的感情也是无疾而终。经过这次感情挫折,薛涛的人生也从炽烈走向了淡然,之后终身未嫁,寿终于六十四岁。

元和十一年,36岁的元稹在上司山南西道节度使权德舆做媒关照下,在兴元娶裴淑为继配(裴淑为山南西道涪州刺史裴郧之女)。随后他将韦丛与妾室安仙嫔留下的女儿保子、儿子元荆接到兴元,再次组成家庭。元稹娶裴淑之后,频繁的调动,离愁别恨,让裴淑常常泪水沾巾。元稹以诗相慰:“穷冬到乡国,正岁别京华。自恨风尘眼,常看远地花。碧幢还照曜,红粉莫咨嗟。嫁得浮云婿,相随即是家。”虽然有了继室,但元稹的风流却丝毫未减,公元823年,元稹又喜欢上了一个著名女诗人、吴越之地的才女刘采春,刘采春与薛涛同为唐朝四大女诗人之一。除了会写诗,刘采春还是一位当红歌女,她与薛涛最大的不同之处是:44岁的元稹见到她时,她已为人妻。风流才子元稹对于少妇刘采春更是着迷,很快和刘采春就进入了热恋期。当年,他和薛涛热恋时,写了一首《寄赠薛涛》 ,后来与刘采春恋爱时,则写了一首《赠刘采春》。可这段感情最后也是数月之后便无疾而终,新鲜劲儿一过的元稹很快忘掉了与这位才女之间的情意绵绵,而刘采春的最终结局也无人知晓。

《赠刘采春》

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

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

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

image.png

唐朝的四大才女,元稹一下子就抛弃了两个,难怪后人说他滥情、薄幸。然而,这还不是全部,据传,与他有过绯闻的美女,至少还有管儿、杨琼、商玲珑……世人皆说元稹是唐朝人品最差的诗人。除了感情生活,他的政治品格,同样争议颇多,为了仕途的升迁,他可以毫无底线的去攀附权贵甚至是朝中宦官,他的仕途更是起落落落落,升贬贬贬贬。甚至在挤掉赏识提携自己的宰相令狐楚得到相位之后,他得到的不是朝中官员的祝贺,而是他们的讥笑与嘲讽。而在他生命中出现的这些多情才女们,崔莺莺、韦丛、安仙嫔、裴淑、薛涛、刘采春,哪一个对元稹都是付出了真心,但在元稹看来,莺莺是红颜祸水,韦丛和裴淑是仕途的垫脚石,薛涛是排遣寂寞的工具,而妾室安仙嫔和才女刘采春只是个广告赚钱玩物而已。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试问这世间谁又是这位大诗人的曾经沧海?他究竟是多情的大诗人还是负心薄幸之徒?

近人陈寅恪,说元稹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

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其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

精彩推荐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
茌平新闻网 苏icp备140243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