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茌平新闻网 > 时尚话题 >

化解隐性地方债务风险 多地大手笔平移置换千亿

时间:2020-06-07 15:22 作者:茌平新闻网 来源:

  高速公路债务困境化解有提速之势。记者注意到,5月下旬,湖北、甘肃两省向国家开发银行等银团平移置换债务近3000亿元。这相当于将贷款“短改长”——延长还款期限,同时降低成本,以此缓解当地交投/交控集团债务压力。

  5月25日,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规模为1200亿元。

  上述银团贷款具体方式是,湖北交投先将所属22条高速公路的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署贷款合同。新贷款与过去相比,平均贷款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以上,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经测算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同日,甘肃省公航旅集团与省内16家主要银行签订1673亿元债务重组协议,由此债务利率调低,还款期限统一熨平至30年,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上述两笔债务合计2873亿元,其目的都在于化解高速公路存量债务风险。

  高速公路存量债务困境由来已久。虽然“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看起来收益稳健,但大多数公路无法覆盖还本付息支出,特别是一些省级平台还会形成地方隐形债务风险。据交通运输部报告,2019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支缺口为4026.5亿元,比上年减少116.8亿元,下降2.8%,缺口依然较大。2019年年末,政府还贷公路债务余额28279.8亿元,占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的53.5%。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1年就有一些省份开始寻求公路债务解决办法,比如,2016年黑龙江省重组了2030年以内到期的收费公路存量债务,重组规模为147亿元,其要点在于延长贷款期限,减少还本压力。

  真正受到市场较多关注的则是“山西模式”。2019年上半年,山西省交控集团向国家开发银行等银团平移置换债务2337亿元。其特点在于,债务置换的同时进行了资产重组,政企分开,实现企业化运营,有助于促进造血功能,提升偿债能力。

  总结来看,上述债务置换主体为省级交投/交控集团,银团则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国有五大行及部分股份行。其模式简而言之,就是以低利率、长期贷款置换高利率、短期贷款。一是防止利息“滚雪球”;二是防止债务违约,贷款本息与经营收益相匹配。

  对于上述大手笔债务置换,一个不可忽视的大背景是,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施方案》提出,推动政府收费公路存量债务置换。允许地方政府债券置换截至2014年年底符合政策规定的政府收费公路存量债务,优化债务结构,减轻债务利息负担,防范化解债务风险,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创造有利条件。

  今年以来市场流动性宽松,各种鼓励信贷投放的政策频出,实施大额债务置换也赶上了好的政策机遇。

  不过,上述解决方案也在市场引发一定争议——如此操作是否会将政府债务风险转移至银行体系?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如此大体量的债务不平移置换,可能风险会更大。若不以时间换空间,银行可能实际损失更大,导致大量不良贷款的出现。对这些平台来说,延长期限减缓还债压力,也获得喘息机会。不光是高速公路,其他地方平台都有这样的债务置换,前提是双方协商还是要基于市场化,尽量减少行政干预。

  据悉,内蒙古、青海等地也正着手推动公路债务重组。

精彩推荐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
茌平新闻网 苏icp备14024374号-1